“你应该专心到你的家庭作业上去,专心帮你妈妈做家务。”虽然我已在林旷的画像中无数次仔细端详过卡凯,可依然被他天神般的风采所震惊。卡凯头戴白玉皇冠,额头高挺,如同玉石般地富有光泽,一双剑眉下,蓝宝石般的眼睛闪动着摄人的风采与威严。他身披金色宽袍,高大俊伟

来源:cqpz29.cn 扬州晚报 2020-5-26
“我儿子回来了”她会这么说并催我去厨房吃一块果酱面包喝一杯阿华田“今天过得怎么样亨利?”
为她着想我会撒一两个好听的谎。
“你学了新东西吗?”
我会把在回家路上练习过的东西背诵一遍。她看上去异常地好奇、欢喜但最后还是会叫我去做讨厌的作业我通常在晚饭前做完。父亲下班回家前的一段时间她会准备好我们的晚餐把我的同伴叫到餐桌旁。作为背景乐曲收录音里放着她最爱听的民歌我听一遍就学会了每当磁带分毫无差地重复播放时我就能与着唱起来。不知是凑巧还是无心而成我完美地模仿了民谣歌手的唱腔而且唱得活灵活现唱一段像一段唱一句像一句仿佛同宾?克罗斯贝、弗兰克?辛纳屈、罗丝玛莉?克鲁妮或乔?斯塔夫再现 。妈妈把我的乐曲才能看作是情理中事就好比她眼中的我是那样出色、迷人又天生聪慧。她喜欢听我唱歌常常关掉收录机央求我再唱一遍。
“给我们再唱一首〖开往梦乡的火车〗就是好孩子。”
父亲第一次听到我的表演评价不佳“你从哪里学来的?现在你唱得像百灵鸟迟早有一天连调子都不会哼。”
“我不晓得。可能我以前没在听。”
“开玩笑吗?她白天黑夜都开着那个吵吵嚷嚷的东西放你的纳特?金?科尔 与爵士乐还有〖何时你能带我跳舞?〗真好像你妈生了一对双胞胎……你说你没在听是什么意思?”
“专心听我是说。”

“陛下与公主驾到。”

一阵古怪的乐器奏鸣声中魔王卡凯在四个魔族护卫的伴随下携着卡丽亚公主缓缓走入大殿。

所有的人立刻跪倒在地一个浑厚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各位请起。”

我缓缓起身默默盯视着这片大陆的主宰号称世间最强横的高手我此行的目标——魔王卡凯。

箱式真空炉 http://www.qjly-sy.com